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封迟来的信

作者: 冥端  发表时间 2017-04-11 07:52:17 人气:
编辑按:
    今年9月3日是抗日胜利70周年的日子,我在家收看了全程阅兵仪式。看着勇武的方阵士兵步伐一致的列队行进中,整齐的身姿仿佛踏出了我国国力强盛的佐证,只能感慨战争下的阴影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远。我的父亲就是一位战争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他是一位国民党军官。当内战结束后,他被迫踏上了台湾那片陌生的土地。距离此时整整与其分别了66年。66年间我无数次的想起他,在夜里辗转未能入眠时想象着他的容貌,我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影像会在心里模糊起来。自从两地解禁以来,我也同母亲商讨过赴台去寻他的想法,因为在这之前他了无音讯,因为母亲存有他还在世的信念从未动摇。直到十几年前从海峡彼岸漂洋过海寄来的一封信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这封信牢牢的被我撰在手里,每当闲暇之余我都会展开它反复熟读。我站在窗前眼望南方,再次默默的在心中念出了那封信的内容:

    远在大陆彼岸的亲人们,你们可安好?请原谅我几十年间迟迟没有给过你们音讯,现在在这里写信的是一个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我很遗憾在我卸甲后却未能如愿还乡,在我人生的后半段未能陪在你们身边,这是我一生的遗憾,因为我受命于部队,参加的是战争。作为一个军人就要无条件接受命令,这也是战争的残酷和无奈。如果我能预料到这种结果,我想我是不会参军的。这代价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结果。在刚到台湾的那几年里,我和部队的同志还抱有一丝期望,以为这时只是暂时的过渡期,这里只是中途歇息的驿站。直到后来...

    到这儿的将士们来前大多都成了家,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和我一样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家乡和亲人们,每到落日余烬后是我们最难熬的时刻,在那种时候我们是睡不着的。这时我往往会和几个好伙伴搬来一条长椅三五人斜坐其中,每人嘴上衔着一只烟在月色下慢慢吸吮。我们那时有一个年纪较小的兄弟,我们都叫他晓南方。因为他是南方人,一眼看去可见其人精明伶俐,每当大家在一起议乡时他总是第一个滔滔讲起,而且讲得绘声绘色、人文地理无所不及。有他带头此后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抢着向在座的老几位描绘自己的家乡多美,由最初的介绍到最后相互比拼,大家都怕少介绍了一条而淹没了它的单椒秀泽,撑不起它的全貌。比完了家乡我们就比自己的老婆,多么的贤淑多么的温柔。最后说着说着大家的声音都压低了许多,每次话题的深入都会勾起思亲的感触。每当这时空气的密度是最阴沉浓重的。我何尝不是这样啊!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当有一天晓南方不再出现在军院的大操场上向我们比划着他家乡的点滴毫末后,当那些个老兵渐渐消失于我们的聚会点后,人数渐渐奚落下来,我开始意识到我回家的盼望看来有可能变成一种自欺欺人的愿望了。这一切就像在深林迷了路的孩子,纵使他不停赶路,可当黑夜来临后,一切的希望都显得那么遥不可及。虽然他有一定的决心,但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我与你们分别了整整50年,这些年间我在这经历了许多事,在这生活诺干年后,当我明白我不会回去大陆的现实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在这里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她为我生了几双儿女,我现在已是三世同堂的老家伙了,我不晓得你们会为我高兴还是为此遗憾,请原谅我!是生活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现状。我早已做好长留于此的准备。我想我远在大陆的儿女们,我希望你们过得也能够如意,你们早都当上了爸爸、妈妈了吧?我很抱歉在你们还小的时候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我更抱歉于你们的妈妈,这些年她一定很辛苦吧!我没能陪她和儿女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在每一年的中秋之时,这里的月亮真圆。每次在这里赏月就会让我想到你们,我想这个时候你们一定也在家里看着它,每当我看得入神时就会想象偌大的月亮里有你们的影子,通过它光的折射可以看到你们在大陆彼岸正做着什么。在极夜的衬托下,往往这时安静的让人突然感动起来。

    我寄给你们这封信,想必你们一定会以为我会在儿女的陪伴下再次踏上回归大陆的路程。看来我只有再一次让你们失望了。我在台湾生活了太多年,我已经属于这片家园,这里渐渐成了我的乐土。在这里我离不开我的老伴,我毕竟是个七旬病态龙钟的老人,我怕如果我真的冒险回去你们身边,我怕身体不争气,上天把我彻底的留在大陆,毕竟我这一生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让她尝受了永别之苦。我不想把这份罪孽再次附加给另一个对我来说如此重要的女人身上。请原谅我!台湾,这里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请让我死后葬身于此,我也不想再次尝试离乡之痛了。

    我在这里每天都会为你们祈祷的,请替我照顾好你们的妈妈,希望这封信不会给你们造成烦恼。不要想念我,请继续你们的生活吧。我想说的就这些了。愿你们一切安好!

    1981年9月21日

    收到这封信后我始终没有把它呈给我母亲看,我怕她看到信后一把年纪抑制不住情绪出现什么意外来,不过这些年来母亲都有一个习惯,每天赶早收听当日的新闻看有没有从台湾回家的老兵,希望这里面有父亲的名字被点到。我想既然都过了那么多年,还是保持着这封期待走下去吧,让故事的结局充满着美好的想象吧。

    今年的中秋节又快到了,届时我会在家好好看看天上的月亮,透过它我要看看父亲在做什么,他是否也在凝视观望着我们呢?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