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二十章 誓言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4 人气:
编辑按:
    车徐徐地驶向海边,车上的新人幸福而甜蜜,他们尽情呼吸,他们沐浴阳光,他们享受生命的每一刻。

    在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莫过于挽着情人的手漫步海边,慢慢变老。车缓缓地停在了银色的沙滩上,不论何时,林好总是绅士的打开车门,而欧阳韵轩总是像公主般儿优雅的下车。

    面朝着广阔无垠 波涛汹涌的大海,欧阳韵轩似乎触景伤情,若有所思。就在这时,林好突然变戏法般儿,拿出一精致的小风筝来,兴致勃勃的奔到欧阳韵轩跟前,兴奋道:“韵轩,你瞧儿,这是什么?”欧阳韵轩望眼一瞧儿,突然一把抢至手里来,左瞧细看,爱不释手,兴奋得快说不出话来,激动道:“我不是在做梦吧,这儿不是……,怎么会在你手里?”林好笑道:“那次我们去唐人街玩儿,你一瞧这风筝就特喜欢,就当我们想买的时候,风筝被一可爱的小女孩儿给卖走啦,后来我就悄悄地拜托店主,无论如何一定再要一支一模一样的回来,……。”话声未尽,欧阳韵轩已一把扑到林好怀里,激动道:“林好,我爱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林好意味深长道:“韵轩,你就是我的心目中的女神,你的生命只能拥有幸福,拥有快乐,一切烦恼与不幸注定与你无缘,只要你开心快乐,我什么都愿意。”欧阳韵轩热泪盈眶道:“林好,你知道吗?我会被你宠坏的,我会幸福死的。”林好又真诚道:“我就要永远宠你疼你,像公主般儿呵护,一辈子,一生一世。答应我儿,从今往后不许在我面前再提“死”字,我会疯掉的。”说着,俩人又紧紧拥抱在一起。

    欧阳韵轩深情道:“林好,你知道我为什么对这支风筝情有独钟,爱不释手吗?不是因为它设计精致,色彩艳丽,而是风筝上面那几个字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什么荣华富贵,豪门千金我一点儿都不在乎儿,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跟我最爱的人白头偕老,生死相随。林好你答应我,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林好迟疑道:“韵轩你放心,我对天发誓,无论将来什么事情,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

    风来了,风筝也飞了起来,俩人手牵手儿,尽情地狂奔嬉闹,尽情地释放青春的激情,尽情地享受生命的魅力。这时,俩人累啦,疲惫啦!小公主又幸福地躺在王子的怀里,沐浴阳光,妄想天空。

    说着儿,欧阳韵轩又沉吟道:“林好,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来海边?”林好一脸不知,只能痴痴望着怀里的公主。欧阳韵轩喃喃道:“小时候,我身体不什么好,又淘气,动不动就哭鼻子。而爸爸工作又特别忙,很少有时间有陪我们。每每我一闹性子,妈妈总是耐心的哄着我,牵着我的小手来海边玩儿,虽然她身体不好,但为了让我高兴,她还是竭力陪我一起玩一起闹,哪怕自己也筋疲力尽。你说我是不是特不懂事,特不孝顺?每当我一面对这广阔无垠的大海,这惊涛拍岸的巨浪,脑海中就不时浮现妈妈疲惫不堪的身影。我好想妈妈,如果她还在世该多好呀,……。”说着儿,泪水不觉夺眶而出。

    林好安慰道:“韵轩,你不要胡思乱想,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而且我相信阿姨瞧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玩得这么开心,也一定会很高兴的。”欧阳韵轩又感动道:“林好,谢谢你,……。”林好道:“林好道:“韵轩,阿姨虽然不在了,但我答应你,只要有我在你身边,你永远不会孤单,永远不是一个人。”话声一落,欧阳韵轩又不觉幸福一笑,俩人又紧紧拥抱在一起。

    转眼儿,黄昏已至,日落西垂,待俩人共进晚餐,方往家里依依赶来。

    别墅门口,俩人紧紧相依,默默相守,谁也不肯离去儿。亦不知过了多久,欧阳韵轩终于鼓起勇气,撕心道:“很晚了,你赶了一天的飞机,早累坏啦,该回去好好休息啦!”话声一落,径直推门而出,往家里奔去。林好亦紧随其后,朗朗喊道:“韵轩,明早我还在这里等你。”欧阳韵轩不敢答话,更不敢回眸,只要稍稍犹豫,她的双腿便立时瘫僵不听使唤,只能强忍内心的激荡,满面春风,一脸幸福地往家里赶来。

    没一会儿,待欧阳韵轩飘然进屋,只见爸爸形单影只,忧心忡忡,独坐在沙发之上儿,不由惭愧心道:“这么晚啦,又让爸爸担心啦!”说着儿,亦悄悄来到父亲跟前,着急道:“爸爸,都这么晚了啦,你怎么还不休息呀?”欧阳灏天笑道:“人老了,怎么睡都睡不着儿,就想一个人坐坐。”说着儿,整个人已躺到欧阳灏天的怀里,认真道:“爸儿,这儿家这么大,您一个人太寂寞啦,要不找个人来陪您说说话,解解闷,好不好?就算年纪比我小点儿,我也不介意,但求您喜欢您高兴。”欧阳灏天不觉哈哈大笑道:“你这疯丫头儿,爸爸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谁还会看得上我呀,再说啦,就算人家愿意儿,我又怎能糟蹋人家青春?你不觉得别扭,我还难为情呢。”

    欧阳韵轩急道:“我爸儿年轻着呢,谁要敢在我面前,说我爸儿半个老字,我就跟谁急儿。爸儿您老一个人,孤零零的,有个人儿能照你生活,我们也放心呀!我保证,我一定像待亲生母亲那孝敬她,尊重她,不给她受一点点儿委屈,舒舒服服安享晚年。”

    欧阳灏天感动道:“我们我闺女善解人意,体贴热心,爸爸心领了。”说着,又沉吟道:“韵轩呀,就在你妈妈走的那一刻,爸爸的心就死啦!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们俩儿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日子。我答应过她,一定要把你们抚养成人,给你们找到好归宿。”

    欧阳韵轩感动爸爸事事为她们姐妹着想,不觉热泪盈眶道“爸爸,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幸福的。”欧阳灏天道:“爸爸日盼夜盼,就盼这一天啦!”说着,父女俩儿又紧紧拥抱在一块儿。没一会儿,欧阳灏天又不觉哀声道:“碧轩现在整天不着家儿夜不归宿,书也不好好念,整天跟她那些儿狐朋狗友瞎混儿,迟早会出事;你妈妈还在那会儿,贝轩这孩子多活泼乖巧,讨人喜欢呀,自从她走了之后,我又整天在外边忙,没人能好好照顾她,就渐渐变成现在这样子,话也不说,整天一人躲在屋里,一想这些我就觉得愧对你妈妈。”

    欧阳韵轩安慰道:“爸爸,您不要想太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欧阳灏天无奈道:“您这次回来了,就好好陪陪她,希望她早点好起来。”说着,父女俩又聊了好一会儿,方回屋躺去。

    此刻,欧阳韵轩又独卧床前,细想爸爸方才之话,顿时羡慕不已,暗暗心道:“不想爸爸对妈妈的感情如此深厚,妈妈虽然不在了,但爸爸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爱着她。一个女人一生有这样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就算是死也死得瞑目了。如果有一天,自己突然不在了,林好也会像爸爸这样想着自己吗?……。”说着儿,一想起自己这两个妹妹,欧阳韵轩头都大啦,一个好玩叛逆,一个性情孤僻,真拿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