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九章 高升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43 人气:
编辑按:
    这时,只听萧可突然哇的一声叫道:“董事长,对不起,我一时急坏啦,记不得通知您的家人。”一听“家人”这俩字,欧阳灏天脸色不觉微微一变,深处道:“不必劳烦啦,眼看天就快亮啦,免得让他们担心。”话说一落,萧可不觉着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么大的事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哪天要给他们知道啦,他们会急死的。”

    欧阳灏天笑道:“过两天我就出院啦,这事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呀?”萧可又着急道:“董事长您大病复初,身子还未痊愈,怎么能这么快就出院,还是听医生的,就安安心心住着儿,多观察几天吧!”欧阳灏天无奈道:“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等着我呢,我哪有这儿闲功夫在这儿躺着儿呀!”

    萧可又苦口婆心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子要坏啦,就得不偿失,到那会儿,艾豪真塌不可。”欧阳灏天感动道:“这理我都懂,可有些事儿我实在放心不下呀。”

    话说一落,萧可又待苦劝,欧阳灏天便意味深长道:“好啦,这事儿就听我的吧,你也忙活了一晚上,早就累坏啦,回去休息吧,要不上外头找个的安静地儿躺会儿。”萧可笑道:“董事长,您瞧我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样儿,没事,您老就安安心心休息吧!我就在外头候着,有什么事儿就应一声。”说着儿,便起身而去。欧阳灏天不住急道:“小可呀,你这样不眠不休的,身子怎么受得了呀?听我的,赶紧回去吧!”萧可又回身笑道:“没事,董事长您就安心休息吧!”说着儿,人已徐徐而去。

    空荡的病房里,又是一片死寂,冷冷清清,寂寥难耐。

    这夜,欧阳灏天虽命悬一线,死里逃生,但此刻,不知为何,心底却有一股莫名的欣慰与希望。多少年来,欧阳灏天听到的都是些儿阿谀奉承,巴结讨好的话,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他这种真诚纯粹的感觉,虽然只是寥寥简短的几句对话,但欧阳灏天却能深深的感受萧可的款款真情,美美盛意,一言一行皆是内心的流露,心性的独白,没有丝毫的假意与做作。

    转眼儿,天已大亮,和煦的阳光透窗而入,温暖的照在欧阳灏天的脸上,当他微微睁开双眼,又见一青涩阳光的男孩儿默默的坐在床前,满脸殷情,落寞不语。

    说着儿,欧阳灏天不由急道:“小可呀,你都陪我一晚啦,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呀?”萧可淡淡道:“没事儿,我一会儿就回去啦!”说着儿,又顿声道:“这是我给您卖得早餐,也不知合不合你味口儿,你先尝俩口,要不合口我再给您换。”说着,拿过早餐便要往欧阳灏天嘴里喂去。欧阳灏天欣慰道:“辛苦你啦,先搁那儿吧,一会儿我自个儿来就好啦,赶紧回去休息吧!”说着,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萧可方不舍而去。

    此后,萧可依然一如既往,夜以继夜的奋斗着,事必躬亲,一丝不苟,转眼几个月过去啦!

    这日,萧可又再接再厉,青云直上,荣升业务部经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迎来了他人生的又一次飞跃。但不知为何,萧可却心怀忐忑,诚惶诚恐,没有半点儿兴奋,整日来儿恍恍惚惚,混混沌沌,犹如梦境一般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今日,天还未亮,萧可便匆匆起身,衣装革履,马不停蹄地往艾豪赶来。此刻,公司上下空无一人,鸦雀无声,会议室的门徐徐开啦,萧可顿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会议室,夺目耀眼,金碧辉煌。

    萧可深深深吸了口气,便徐徐而入,不知不觉,便来至窗前,眺目远望,心事重重,若有所思。时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不知不觉天已大亮,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萧可青涩的脸。

    不知何时,就在萧可神魂游离之际,只听走廊过道徐徐转来嘀嗒嘀嗒的脚步声 ,铿锵入耳,隐隐逼来,萧可心底不住嘀咕:“这离开会时间还有一会儿呢,来人会是谁?”谁知萧可神魂未定,只见一冷艳多姿,风华绝代的美女徐徐走了进来。

    说着,这美女不由一惊:“这大清早的,打哪窜出一小子来?”萧可亦傻愣在地,半天没回过神来,只觉平生从未见过如此清丽脱俗,冷傲孤高的女孩。这时,就在萧可神魂不知之际,只听眼前突然转来一冰冷的声音道:“你谁呀,一大清早的怎么会在这里?”

    萧可又不觉一愣,腼腆道:“你好,我叫萧可,今儿是来这报到的。”一听“萧可”这俩字,女孩儿亦不觉一震,不屑道:“呦,敢情是我孤陋寡闻啦,阁下就是那位新任的经理呀!”萧可腼腆道:“不敢当,肯请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指教。”说着,人已来到女孩儿,诚挚的伸出手来以表示好。女孩儿依然不屑道:“你也甭跟我客道,公司上下把你转得跟神乎其神,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是骡子是马,咱儿拭目以待。”话声一落,径直就主席跟前的位置坐下。

    萧可一脸茫然,不知所语,心底不住暗暗嘀咕:“这女子到底是何来头,怎么一副冷若冰霜,盛气凌人的模样?”说着儿,随便就一偏角位置坐下。

    原来此女子姓雷,名傲雪,现任艾豪特别行政助理。由于素日行事雷厉风行,果敢干练,又总一副冷若冰霜,不近人情的模样,底下皆封其为冰美人。

    眼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开会的时间就快到啦,各部门经理亦徐徐而入,络绎不绝。萧可便匆匆起身儿,跨步上前,热情洋溢招呼问好。且说儿,众高层对萧可早有耳闻,现今目睹真人,皆诧异不已,难以置信,不想声名鹊起的新任经理竟还是一青涩腼腆的小伙子。说着儿,众人便纷纷道贺,互勉吹捧,沸沸扬扬,热闹不已。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之际,突然只听一浑厚之声破空而入道:“哎呀,这么热闹呀,我要晚来一会儿,可就凑不上啦!”一听这话,众人便知董事长来啦,不由匆匆回首,齐声道:“董事长早,副总早!”话声一落,欧阳灏天淡淡道:“大家早!”正说着,只见一仪容威严,干练健朗的中年男子随欧阳灏天并肩而来,步履沉稳,小心翼翼,然后徐徐拉出座椅,给欧阳灏天坐好,方在一旁小心入坐。

    如此形情,萧可诧异不已,心底不住嘀咕:“公司有这么一位副总,自个儿怎么一点儿都没听说过?”说着儿,只觉俩人虽形神相似,有股天然的默契,但不知为何,一瞧这儿副总神似,总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琢磨不透的感觉。

    这时,待众人坐好,欧阳灏天便郎朗道:“今儿这个会儿,即便我不说,想必大家也应该猜到为谁而开了吧?”说着儿,又顿声道:“但在开会之前,我们先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欧阳副总凯旋而归。”话声一落,顿时掌声雷鸣,欢声一片。

    说着儿,萧可心底不住嘀咕:“这副总亦复姓欧阳,难不成他与董事长还是兄弟不成?”这时,只听一人附和道:“欧阳副总辛苦啦!”这副总赶忙道:“这儿多亏了董事长的信任与栽培。”欧阳灏天幸福道:“好啦,咱儿亲兄弟就甭客套啦,让人笑话儿。”说着儿,众人不觉淡淡一笑,一人又玩笑道:“董事长有这么能干的兄弟,往后咱这些个儿外人只能在一旁看热闹啦!”一人亦附和道:“可不是嘛,咱儿的活儿都给副总抢啦!”一人又道:“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点儿不假。”一旁的萧可不由暗暗嘀咕:“不想他们还真是亲兄弟,可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副总……,哪儿不对劲。”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