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乡土系列---春天里

作者: 清风吹过山谷  发表时间 2017-04-21 08:01:28 人气:
编辑按:
    乡土系列---春天里

    在早春的日子,写点儿春天的字。

    (一)春天里的杨柳

    春天好象跋涉很长时间,才翻过南面的崇山峻岭,来到长白山区。风不再凛冽,阳光温暖了。房檐下排挂起一根根倒锥形的冰凌,粗细不均,流淌出最后的波纹,似剔透的水晶。朝阳的山坡上,积滞一冬的雪伊始融化,慢慢显露黑土地的原色。冰冻的河面渐渐解冻,春水势不可挡,哗哗地冲开一道冰的沟壑,欢快地奔泻。这些,都是春讯的表示。

    这时候,杨树泛起春天的气息。只需几场春风,即使树林中的积雪尚未完全溶化,杨树光洁的躯干枝条就已悄然透出青白色润。那青是从树皮中散发出来的,是只能感觉,却触摸不到的一种青晕,淡淡地环浮杨树枝杆四围的空气中,如烟似雾,若有若无。

    柳枝慢慢冒出苞蕾,随后便拱出毛绒绒的柳花。抚摸它,如锦锻一样光滑。儿时,我们叫它毛毛狗儿。我还觉得它像灰色的老鼠,是匍匐于青枝上的刚刚诞生的小老鼠,尚未睁眼看这个世界的春天。

    柳花成熟了,柳絮飞起来。先是轻悠悠儿,一朵儿一朵儿翩跹,很快就成群结队飘扬。它们落到地面,随风滚动,卷聚成团儿,汇集到角落里。月朗星稀的夜晚,如水的月光倾泻其上,隐隐约约,便如避过春光的残存积雪。使人忍不住,想去轻踩几下。恍忽儿又回到冬日那个初雪后,踏雪回家的路。

    刚出生的柳叶芽儿颜色浅绿,略带微黄。中国人的审美,以柳叶眉为美,这也间接赞美了柳叶的形态美,是标准的、共识的美。柳叶可食,味道苦涩,可入药,传统中医学中多有记录。自从几年前在河北太行山中吃过它,一直有想法,想尝试本地柳嫩芽是否也能够入口。

    这样时节的童年春日,乡村随处可闻柳哨声声,它是乡村春日流动的单音天籁。折一段青柳枝,将柳枝的青皮按3一5公分长度分段环切,慢慢揉搓,柳皮与枝杆脱离,将脱下的柳皮管一头的柳皮再削掉最表面一层,放在嘴里吹,春天的音乐就由孩童的口中奏出来。孩童们跑到哪里,这音乐便响在哪里。童年的春天真好,可以在广袤的大地上奔走嬉戏,无忧无虑地吹响柳哨。而今,春风里荡漾的柳哨声远逝了,我也再无自己的童年。

    春风拂动万千条杨柳,摇动垂柳如瀑,像一条条飘动的绿色丝带,枝条婀娜在水的一方。倘若恰巧,又走过赏春的淑女,窈窕身姿与柳丝一同倒映碧绿的春水,此情此景用寥寥数语形容,即是春天的绝句。

    萌芽的事物孕育新希望,柳芽的娇羞给人欣喜,轻轻触动内心柔软的一面,让人不由自主地在回忆的时刻一并想象未来,想象远方。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二)春天里的花

    春天里可以见到花由含苞到怒放的全过程,可以嗅到一树花香。这里,桃花是没有的,更无成片的油菜花海。但有粉彩的杏花,虽然它的花期短促,花开却是春意最浪漫时。偶然,缘自芳菲春日,人面杏花也可以相遇,生发温婉的心绪,静静感悟杏花笑春风。满园春色,关也关不住,一枝含羞的红杏伸出墙来,惹得人心旌摇曳,不仅遐思起春园内的美景美人,吟诵出几段诗情。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不期而遇的,想必是凝睇含笑,有着脉脉含情的双眸,楚楚动人的俏佳人。人面杳然,仅凭含笑的杏花便勾连起唐朝往事。春光里,那介痴痴书生怅惘徘徊,却执著等候伊人。携倜傥风韵,挥洒飞扬的文采,随唐诗宋词一路走来。

    百花争艳百花香,春天的梨花李花同样开得热烈馥郁。它们花瓣洁白,润如羊脂,气质高贵。

    梨花李花因风片片飞落时,野地里蒲公瑛黄色的花以及其它一些各种颜色的小花也正是斗艳的情形,争先恐后地恣意绽放,为大地铺上一块块花色地毯。这些花儿招蜂引蝶,蜜蜂、蝴蝶什么的都出来了,在花丛间飞来飞去,热闹整个春天。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花开花谢,几度夕阳红过,春园留于梦中。岁月前行,一年一季,春色再美也总要老去。所以,对于光阴,我们且行且珍惜,千万别枉费四季轮回带给我们的美丽。当一春又一春变成怀想时,我们就老了。

    (三)春天里的风

    吹面不寒杨柳风,我所看到的春风是摇曳在路边、河畔的柳丝,如舞蹈中少女优雅的身姿。古人赞曰:“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透过一片片柳叶,在关东春日,我们看真切了春风。它是多情的微笑着的,所过之处万木吐绿,百花竞妍。它就是村姑手中一把灵巧的剪刀,正精心裁剪春的窗花。一幅窗花是一个春天故事,装饰出喜庆乡村,喜悦生活。

    春风暖洋洋,吹得人慵懒、迟散,想缓慢享受这萌动时光。那么,不妨选个晴朗微曛的春日,偷得一日闲,和喜爱的人一起挥霍光阴。在森林边,在草地上尽情享受微风送来的阳光。只需片刻,便会困意袭来,不知不觉小憩过去。

    春风里,一株小草苏醒了,一片小草萌芽了,一树又一树枝繁叶茂,所有的生命正与春天一同呼吸成长,以绿为底色的春天真的来了。绿是最具生命力的颜色,绿意蔓延,生机处处,我们眼里的春天满是盼望和憧憬,充盈那么多奋发向上的心情。于是,小心翼翼地品春的一切,与春一道珍惜花红柳绿的美景,不忍春轻易老去。

    (四)春天里的雨

    有时,春雪飘着飘着,就在不知觉间转化成雨。雨雪交加,地面上积雪积水同在,到处湿漉漉,这雨是最初的春雨。有时,由低沉的云层传出来几声滚动的闷雷声,惊蛰的雨便淅淅沥沥,密密细织一片春的迷濛。有时,没有任何征兆,仅阴沉半日天空,借微寒的风,雨斜斜落下来。

    无论以何种形式降临,这些雨都拉开了春雨的序幕。

    春雨日,山峰厚云环绕,山色空蒙凝重,山谷轻雾氤氲。田野乡村到处烟雨茫茫,难觅行走和劳作的身影。此刻,大地静谧,沉寂安祥,仿佛正等候某些事物光临。

    由村庄拐出几把晃动的花伞,花伞上滑落的水滴穿起珠帘,无意间灵动了雨境乡野宁和的内涵。这样的触碰,心是欢愉的,并产生一丝感动,思绪有些驰骋,留恋着昨日的清纯,设想着明天的亮丽。潇潇春雨在这其间始终无语,兀自安静地下着,舒缓矜持,缠绵悱恻,滋养属于春天的情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雨飘过黄昏,直至与浓浓夜色融成一体。春雨均匀的刷刷声衬托雨夜,没有其它杂音,所有的事物都准备安息了。隔帘卧听这静,睡意很快袭来。枕一曲雨弦而眠,梦里依旧酣然。明天起一个清早与春相见,必是气爽神清的绚丽晴日,天蓝云淡。

    春天里的播种(五)

    雪原的雪融化了,吸足乳汁的黑土地颜色愈发深厚,闪耀油亮的光泽。远望,浅淡的绿意飘浮大地之上。近瞧,草儿的茎叶呈嫩嫩的新绿,如婴儿皮肤,娇嫩纯净。但终究是初发芽,草儿是单薄的稀疏的。自然,先前远望时呈现的草色便好象消失了。也因此,韩愈写出“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优美诗句,不愧是大文学家,仅仅几个字,春色的那种缥缈的意境跃然纸上。

    翻犁过的水田已灌满春水,象一块一块接收天光云影的平镜,幻化亦真亦虚的景象。太阳落到水面,还是那么红那么圆。轻拢慢涌的白云游移晴空,平静的水面变换各种图案。似万马飞腾,似峰峦连绵,似长河浩淼。近处的山峰、树木也一同跌进这镜中,随闲适的盈盈春水颤动,对影成双。在傍晚夕阳余晖中,刚插上秧苗的水田升浮一层依稀的青绿,淡雅的诗意飘逸抒怀。坐在田边缱绻黄昏,微风送暖,守望平和的心境。无垠的田野画卷般铺展,渐行渐远。地平线尽头,烟笼群山,墨泼迷离,唯见天际悠悠,不尽的遐思。

    农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创作者,他们耕耘谱曲,讴歌传颂富饶的黑土地。他们栽种绘图,用灵巧勤劳的双手作笔,画出美丽的山水家园。

    (六)春天里的动物

    咋暖还寒,阳光已有几丝温暖。动物们很敏感,早早开始等待,它们知道春天不远,或许明天,花就开了。

    鸡的羽毛润泽油亮了,特别是羽翼丰满的大红公鸡,精神抖擞。一边倾情享受正午柔情的阳光,一边傲视群鸡,趾高气扬地踱步,威严巡视自己领地。母鸡们竭尽所能煽情表白,下完蛋便不停地咯咯咯,恐怕失宠被爱情遗忘。

    牛马的精气神也高了,吃饱大餐后,牛们儿甩打着尾巴,哞哞地叫唤。村路上,那头健壮的牤牛四处寻衅滋事,想从这个春日开始争做老大。不过还是实力不济,未能憾动头牛的地位,被顶得顺路落荒而逃,只能远远地,孤独地踽踽而行。日薄西山,斜阳拉长它落寞的身影。

    高大的枣红马活动筋骨,高昂几下头,打出一串响鼻,接着小跑起来。身边的小马驹紧贴母亲,虽很吃劲,却极力形影不离,但还是拉开了间距。母马见状,停止奔跑,回首等候。小马驹赶上来,用头蹭着母马的腹部,母子相依相偎。春风见证了这对母子情深,动物的母爱同样伟大。

    春的绿意尚不浓厚,鸟儿已开启新生活。毕竟,绿正在快速蔓延,且愈发浓重。到处鸟语,一派忙碌景象,尤其是林间的鸟鸣更加清丽乐耳。布谷鸟的啼叫传递空旷的原野,正在播种的农民停住梨耕,向远方眺望。喜鹊成双结对,不紧不慢,拖着长尾巴从一颗树梢飞去另一颗树梢。不远万里,燕子从南国归来,飞来飞去,忙着衔泥修旧巢,建新窝安新家。去年出生的那几只小燕子已经长大,风雨兼程,历千山过万水,也回到出生的故乡。这样励志的旅程,完全是为了崭新的北方生活。

    (七)春天里的心情

    寂寥的冬雪曾使大地的色调过于苍白,单一的白色疲惫冬日的视觉,我们渴盼春早些复至。春来了,万物簇新,大地换上多彩新颜,姹紫嫣红随意点缀着起伏的绿海。如此舒心赏目的时光,应是和盎然的绿意,与鸟语花香有过约定。春天让一切美好充裕,率真快乐的心情多起来。

    春去春归,以真善美作出发点,胸怀坦荡,认真对待每一天,心总能驻留春色人间。自然不会辜负春光,更有许多愉快的事情可做,并时刻能体会人间真情。

    以青春的心态,珍惜每一寸岁月光阴,以清澈的双眸,欣赏每一天的晨钟暮鼓,生活的内涵怎能不丰富多彩?当然,会有更多最美的遇见,在无限美好的春天。

    2017年4月16日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