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雾晓

作者: 佑蓝鱼  发表时间 2017-04-21 08:01:28 人气:
编辑按:
    春末夏初,风微凉,昏黄的雾气在海与山的中间地带弥漫不休。

    我背着沉重的双肩包,双手插兜,戴上耳机在145°的拐角处等待慢腾腾的七路公交。等待,其实我不喜欢这个词,它承载太多的无奈,会让人想到天荒地老之类苍凉的词语。此刻我混迹在一群穿着校服的孩子中间,表情严肃,微乱的长发遮住本就迷蒙的双眼,天知道,其实思绪早已不知飘到哪个年代的角落里。一个齐耳短发的女生站在我侧右,穿的并不是我高中母校的校服,莫名的,我想起了我的高中时代。

    那时候的我背负着高考的重担,面容苍白,整天裹在白色校服里,也是这样每两三个星期独自在这个山海相间的终点站等待七路公交,用朦胧的双眼看着路人。我喜欢用没戴眼镜的眼睛观察街角巷口的风景,或者形色匆匆的路人,他们微茫的五官映在我的双眸上,我可以任意猜测他们的喜怒哀乐。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会把他们想象成原本生活安乐无忧却被可恶的武陵人骚扰的世外桃源人,有点躁动不安。然而在这种阴雾纷纷的春末夏初,在我没有镜片过滤的视线中他们是安详而平和的。

    几分钟以后,只有一个门的7路公交像耍脾气的大小姐很不情愿的停在我面前,五官模糊的乘客甲、乙、丙、丁陆续上车,我习惯性走到最后一排靠窗位置坐下。车辆缓缓前行,轮廓不太清晰的山川、房屋、树木、围栏像一幅流动的墨水画,透过车窗这个画框闪现而过,我的思绪也随之闪现扑朔。耳边传来陈绮真的呢喃声:“天使在地下铁路口跟我说再见的那一年,我渐渐看不见了”。这是吟唱几米漫画《地下铁》里面那个十五岁盲女的一首歌——《那么,就要出发了吗》。深秋的清晨,盲女独自在毛毛细雨中走进地下铁,她的前方写满未知与无奈。望着车窗外颠簸逝去的世界,突然觉得健康的活着挺好的,至少我们可以亲自抚摸海浪的温柔;亲眼目睹阳光普照大地,鲜活明朗的自然万象;亲耳聆听动人的秋日私语或者妈妈的唠叨叮嘱;亲口对着喜欢的人说轻柔软语。在你认为自己最不幸的时候,看看周围,你会发现,其实自己很幸福。等待算什么,负担算什么,压力算什么,你有健康的体魄,你还活着,这就是希望。

    春末夏初,这是我喜欢的季节,太阳直射点懒洋洋地从赤道向北回归线漂移,等待了一个轮回的北回归线重新迎来阳光的直射,23°26分的思念深植在细碎茂密的阳光里。地球在莺飞草长中静静转动,沁人的寒意挥手离去,树叶也开始由嫩绿转向墨绿,一切显得那么的和谐宁静。虽然今天的雾气有点重,天气不是那么明朗,但雾总有破晓的一天,太阳总要出来的,它会为你拭去眼角的那一抹愁云。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