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路口

作者: 郑一民  发表时间 2017-07-05 12:22:21 人气:
编辑按:
    正在赶往医院上班的郝医生,车子被堵在岔路口,这让他心急如焚,因为,今天他要给一个患者做一个大手术。无奈之下他急忙给助手打电话:“把准备工作做好,我一到就马上进手术室。”

    路边是一所小学校,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一个漂亮的妈妈正在央求一个小女孩:“萌萌乖,妈妈要去开一个重要的会,完事就接你去看医生。”

    那个叫萌萌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眼泪汪汪地看着妈妈:“让萌萌跟你去吧,萌萌乖,不淘气。”

    妈妈生气了:“没时间了,妈妈还要赶地铁。”

    不论妈妈怎么劝,萌萌就是不肯放开妈妈的手,而且哭得越发厉害。职业的敏感告诉郝医生,小女孩的身体可能出了状况,他下了车,他来到小女孩跟前,用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把他吓了一跳,对女孩的妈妈说:“这孩子正在发高烧,你是怎么当妈妈的?”

    “你是谁啊?”女孩的妈妈愣愣地看着郝医生。

    “我姓郝,是市医院的医生。”郝医生还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可是......可是......”女孩的妈妈急的团团转。

    “你要是信得过我,把孩子交给我,你开完会到医院找我。”郝医生不容分说,就把小女孩抱上了车,说来也怪,小女孩竟然没有反抗。

    女孩妈妈眼睁睁看着郝医生的车子开走,她一下后怕起来,要是遇见人贩子怎么办?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老板打来的,她急忙回答:“老板,我马上就到。”

    为了不让女孩担心,郝医生主动还女孩交流:“萌萌,妈妈今天事情多,你可能是感冒了,需要看医生。”

    “你咋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啊。”

    “那你知道我爸爸在哪吗?”

    “你爸爸?妈妈没告诉你吗?”

    “妈妈总说他出国了,别人都有爸爸陪着,就我没有。”

    “妈妈叫啥名字?手机号码是多少?”

    “你是妈妈的朋友,你咋会不知道。”

    郝医生一愣:“我在考察萌萌的记忆力啊。”

    “妈妈叫林素素,在大华上班,手机号码是13967784290。”

    郝医生照着这个号码拨了过去:“喂,是素素小姐吗?我是郝医生,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过来接萌萌时给我打电话。”

    林素素一下想起自己竟然都没留郝医生的手机号,她真是忙昏了头了。

    总算开完会了,林素素急匆匆赶到市医院,拨通了郝医生的电话,电话是萌萌接的,萌萌告诉她,郝叔叔在给病人做手术,她在8楼810.

    来到萌萌的病房,萌萌的吊针已经打完,身边放着许多零食还有一个熊猫玩具。

    萌萌明显是退烧了,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神情,见到妈妈就把那些好吃的给妈妈看:“这些都郝罗叔叔给我买的,郝叔叔可好了,这里的人好想都听他的。”

    一个护士走过来,问林素素:“您是林小姐吧,郝主任让您在这里等一会儿,他的手术马上就完。”

    林素素对护士点头致谢。

    护士接着问:“您是郝主任的朋友吧?罗主任什么时候结婚啊?”

    林素素一愣,敷衍着:“噢,快了吧。”

    护士又问:“听说是去瓦努阿图度蜜月?找个有钱的妻子就是好。”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过后,郝医生走进来,来不及擦额头上的汗,就去摸萌萌的额头,然后长出了一口气:“没事了。”

    郝医生疼爱地拍了拍萌萌的头:“以后哪不舒服就给叔叔打电话,我的电话记住了吗?”

    萌萌回答:“记住了。”

    林素素不知说什么好:“真的太谢谢您了,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郝医生看了一下表:“午餐的时候到了,我领你们去食堂,随便吃点。”

    林素素急忙推脱:“这怎么好,我这已经过意不去了。”

    郝医生对萌萌说:“我们可说那好的,你不是说要看我们医院的食堂有多少吗?”

    萌萌看着妈妈,还没等妈妈表态,郝医生已经把萌萌抱在你怀里:“走喽,吃饭喽。”

    林素素只好拿上东西跟在后面。

    此时,正是就餐时间,宽敞的医院食堂挤满了人,郝大夫找了个空座位,将萌萌放下:“萌萌,想吃什么?”

    萌萌不假思索:“烧鹅。”

    郝医生又问:“还有呢?”

    萌萌看着妈妈,林素素忙说:“简单点吧,您下午还有工作。”

    “好嘞,就听我的。”郝医生去买饭了。

    妈妈对萌萌说:“萌萌,妈妈教你什么了,不能随便吃生人的东西。”

    萌萌想了想:“我觉得......我觉得郝叔叔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还见过?”

    “对,一次我梦见的人长得就和郝叔叔差不多,那就不算生人。”

    “做梦不能算。”

    “就算,要不你就把爸爸给我找回来。”

    林素素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小小的孩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郝医生端着一个大托盘回来,里面不但有烧鹅,还有锦绣鱼丝,木须柿子,灯盏糕,外加一大瓶橙汁。

    萌萌瞪大了眼睛,嘴里咽着口水。

    林素素不知如何是好:“这,太多了吧。”

    郝医生说:“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得多吃点,萌萌,饿了吧,咱们开饭。”说着给萌萌夹了块鹅大腿。

    萌萌吃得狼吞虎咽,脸蛋鼻子都是油渍,郝医生又给萌萌倒上一杯橙汁,萌萌大口地喝着。

    林素素不好意思地说:“让您见笑了,这孩子平时不这样,今天也不知怎么了。”

    郝医生笑了:“萌萌很可爱,长得漂亮又聪明,我们科里的人都喜欢她。”

    正说得兴致勃勃的郝医生忽然感到林素素的眼神儿不对,回头一看,自己的未婚妻张杰正怒目圆睁的看着他。没允许他解释,张杰抓起桌之上的饮料瓶狠狠滴摔在桌子上,立刻桌子上盘子碗筷翻飞,周围的目光几乎同时集中过来,林素素吓得腿都哆嗦了,萌萌哇地一声哭起来,有人过来想把张杰拉走,张杰抄起一个碟子冲着人群大喊大叫:“我看你们谁敢上来?”

    张杰双手叉腰,指着罗医生的鼻子质问:“我让你跟我买件衣服你说没时间,你却在大庭广众之下陪着有夫之妇,这眼看就要结婚了,你啥事都不管,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会让你从这里滚蛋!”

    罗医生牙关紧咬,一动不动坐在那,任凭泼妇一样的张杰肆意发泄。

    不知是谁说了声:“郝主任,你手出血了,快去处理一下吧。”

    郝医生这才意识到手有些疼,原来是被张杰摔碎的盘子滑了一下。见林素素母女惊恐的样子,他对林素素说:“对不起,你领孩子走,别把孩子吓着。”

    张杰还想撒泼,郝医生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要干嘛?”

    看见郝医生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张杰胆怯了。

    身心疲惫的郝医生被扶回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心情坏到冰点,本来他的婚事不被大家看好,自己也试图改变这一切,主要是因为妈妈临终嘱托要自己要娶这个从来不讲理的邻居,他答应了。

    第二天早晨,还是在那个堵车的路口,郝医生无意中朝昨天萌萌和妈妈出现的地方看了一眼,他一眼看到萌萌背着书包就站在路边,他急忙把车停到路边。

    萌萌朝他跑来,一下扑到他怀里,抽泣着说:“那个女人欺负你了吗?”

    郝医生一愣,向周围看了周围,问:“妈妈呢?”

    “上班了,给你。”萌萌说着把手中攥了很久的冰棍递给郝医生。

    郝医生接过来冰棍,眼睛湿润了,他把冰棍给到萌萌的嘴边,萌萌遥遥头:“叔叔吃,再不吃都化没了。”

    “萌萌吃,叔叔再吃。”

    萌萌在冰棍上舔了一下,郝医生把剩余的冰棍放在嘴里

    萌萌高兴地拍着手:“我说这里能等到叔叔,妈妈还不信,是不是以后我每天在这里都能见到你。”

    郝大夫蹲下身来,抚摸着萌萌的头:“路上车多,很危险,想叔叔给我打电话。”

    “我有个事想请叔叔帮忙,你能答应吗?”

    “说吧,叔叔答应。”

    “我们今天要开家长会,妈妈脱不开身,你能去吗?”

    郝医生想了想,正好今天没手术,他微笑地答应了萌萌:“没问题,我请会儿假”

    萌萌还想说什么,好像很为难。

    “还有事吗?”

    “我跟同学说,我爸爸要回来,你能当我一次爸爸吗?”萌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郝医生。

    郝医生笑了,点了点头。

    萌萌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她在郝医生的脸上使劲亲了一下。

    “走!”郝医生拉着萌萌的手向校园走去。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