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苹果熟了的时候

作者: 郑一民  发表时间 2017-04-12 20:51:18 人气:
编辑按:
    “轰隆隆!咔嚓!”雷鸣闪电,暴雨倾盆。

    大志正冒雨疏通自己果园的排水沟。当他来到排水沟入河口时,岸边一件白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借着闪电的光亮仔细一看,把他吓了一大跳,那分明是一个人,从凌乱的长发来看,还是个女孩,而且,穿的是一件睡衣。救人要紧,大志也顾不上害怕,用力将女孩拉上岸,他用手指放在女孩的鼻孔处,感觉还有微弱的呼吸,立刻想起在中学时老师教过的急救常识,他轻轻按捏女孩的脸颊,用力启开口腔,清除口腔里的污垢,然后将女孩慢慢放在自己大腿上,让其头部下垂,反复按压其背部。不一会儿,他感到女孩身子猛地一颤,一大口脏水从女孩的嘴里吐出来。大雨一阵紧似一阵,大志慢慢扶起女孩,将她抗在肩上,一步一滑吃力地爬上山坡,回到自己的窝棚,将女孩放在自己简易的床上。大志迅速打开灯,灯光之下,大志看到,女孩紧闭双眼,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他用毛巾轻轻擦拭女孩的脸,这才看清,这是个清秀俊俏的女孩。大志去生火烧水,噼噼啪啪的火光,使窝棚里立刻暖和了许多,女孩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大志正朝她憨憨地笑。

    “你是谁,咋掉进河里的?”大志问。

    女孩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是微微张了张嘴。

    “你大点声,我耳朵背!”

    女孩非常虚弱,只是用手比划了一下。

    大志急了:“你是哑巴吗?”

    女孩迟疑地点了点头。

    水烧开了,大志找来了白糖,一杯糖水端到了女孩的嘴边。

    “喝吧,你可能是饿了,我这有地瓜,你先吃一点儿。”

    一杯糖水喝下去,女孩的脸色红润起来,大志把地瓜递给她,女孩说什么也吃不下。

    大志觉得应该把女孩的湿衣服换下来,所以,他找来自己的迷彩服递给女孩:“你把衣服换下来,能暖和一点儿。”

    女孩欠了欠身子,她已经没有这个力气,大志眼看着干着急,他对女孩说:“我闭上眼睛帮你把衣服换上行吗?”

    女孩也闭上了眼睛,大志鼓足勇气,闭着眼睛将女孩湿漉漉的衣服换了下来。然后,大志又将自己的军大衣盖在女孩的身上。

    灯光,火光,暖暖的衣服,疲惫不堪的女孩渐渐睡着了,大志不断地往火堆填着柴禾,整整守了女孩一夜。

    清晨的阳光从门缝里照进来,照在大志的脸上,大志冷不丁坐起来,把正在看他的女孩下了一跳。

    “你醒了?”大志看着女孩,憨憨地笑。

    女孩警惕地看着大志,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能是由于过度的惊吓,她还是不能说话。

    “你别害怕,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对了,我得把你的衣服洗洗。”说着,大志拿起女孩昨晚脱下来的连衣裙来到院子里。

    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雨后的果园一片生机盎然,大志心情格外舒畅。自从高考落榜后,大志就把这里当成了家,凭着他的吃苦耐劳,原来光秃秃的山头,现已绿树成荫,花果飘香。

    大志正洗着衣服,忽然,从山下上来几个人,一个拎着木棒的胖子骂骂咧咧,说的什么,大志基本没听清,但,直觉告诉他,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一阵风刮过来,随风飘过来一个瘦高个尖尖的声音:“洪姐可说了,只要这丫头活在世上,我们的计划就全部泡汤。”

    大志一惊,扔下衣服急忙跑进窝棚。此时,女孩也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支撑着下了床。

    “那些人是来找你的吗?”大志急切地问。

    女孩点点头。

    “他们是坏人?”

    女孩眼里流露出祈求的目光。不容分说,大志一下将女孩背在身上,在树林的掩护下,向山的另一侧跑去。

    就听后面有人高喊:“大哥!快看,这里有个窝棚!”

    “进去看看,就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丫头找到,洪姐说了,这丫头能值好几千万。”

    大志跑得喉咙冒了烟儿,他告诉女孩:“抓住我,别掉下去。”

    大志觉得女孩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脸上,一股滚烫的东西流进了他的脖子,那分明是女孩的热泪。

    前面是一处芦苇丛,芦苇丛深处是一个的小山包,大志背着女孩钻进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

    大志将女孩轻轻放下,摸索着在黑暗处找到半截蜡烛和一盒火柴。蜡烛被点燃了,这里原来是一个用蒲草铺成的屋子。

    大志对女孩说:“这是我逃婚用的,别人不知道,咱们先在这里躲一躲。”

    “坏啦!”大志忽然想起女孩的睡衣还在窝棚外面。

    大志想了想,问女孩:“你身上有什么可以代表你身份的东西?我要把他们引开。”

    女孩摸了摸头上的发卡还在,就把它摘下来递给大志。

    大志接过发卡,攥在手里:“我得回去看看,把他们唬弄走,你千万别出来。”

    大志走出山洞,观察了一下动静,然后飞也似地朝河的下游跑去。

    当大志满头大汗返回到窝棚时,几个家伙正在果树林里四处寻找,见大志回来,如获至宝。

    大志抄起铁锹质问他们:“你们是谁?干嘛破坏我的果园?”

    胖子走上前来:“雯雯在哪?”

    大志没听清:“你说啥?”

    胖子凑到大志跟前使劲吼着:“雯雯在哪?!”

    大志摇摇头:“什么雯雯?你们是谁?”

    胖子说:“只要你把雯雯交出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真的?”大志故作贪婪相。

    瘦高个将雯雯的睡衣拎在手上,走到大志跟前:“告诉我,这睡衣是哪来的?”

    大志笑了:“这是我在河下游捡的,你们要看着好,价钱好商量。”

    胖子凶相毕露:“在哪捡的?”

    大志回答:“就在山那边,昨天雨大,听说还淹死人了呢,我捡衣服咋啦?又不犯法。”

    胖子立刻满脸堆笑:“兄弟,只要你帮我们找到那个女孩,活的一百万,死的五十万。”

    大志一拍胸脯:“说定了,我领你们去。”

    于是,大志领着他们在河边绕起了弯子。

    胖子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大志的鼻子:“你小子敢骗我,我就……弄死你。”

    大志看上去很害怕:“哪能呢,昨天那么大的雨,天又黑,我哪能记得准,你们要不信就自己去找吧。”

    忽然,瘦高个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惊叫着从草丛中捡起了一个发卡递给胖子:“大哥,你看这是什么?”

    胖子接过发卡眼前一亮:“这是雯雯的发卡,是老板活着的时候从法国给她带回来的,说明这丫头应该往下游冲去了,走!”说着领着几个手下急匆匆向下游跑去。

    大志一把拉住瘦高个的手:“大哥,钱还没给呢?”

    瘦高个将手中的刀在大志眼前一晃:“这个要不?”

    大志一闪身,撒腿就往回跑。

    大志一口气跑回山洞,发现女孩正在发抖,他摸了摸女孩的头,觉得女孩正在发烧。

    “别担心,这几个家伙让我打发走了,他们叫你雯雯,我就叫你雯雯吧,我叫大志。对了,我忘记你不能说话了,不过你现在好像发烧,本来我应该马上送你去医院,但,我觉得那样会很危险,所以,我建议你不要急着离开这里,我这里好像有酒,我必须用酒帮你擦擦身子,把你的烧退下来,你同意吗?”

    雯雯想说什么,但她真的说不出话,急的眼泪都快下来。

    大志误会了:“你不同意就算了。”

    雯雯一把拉住大志的手,在他手心上写着:我同意。

    说来也怪,雯雯写在大志手心上的字他都能看明白。于是,大志找出自己藏的半瓶白酒,雯雯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一觉醒来,雯雯觉得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试着走出山洞,看着大志正捧着什么东西回来,裤兜里还鼓鼓囊囊的。

    “你醒了,你好像好多了,看我给你弄什么来了。”大志把几个大地瓜放在地上,还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鲶鱼,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几个大杏子:“你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这里的樱桃都吃不完,李子还得等几天,苹果只有等到秋天了,现在只有杏子,不过,像你这种情况,杏子也不能多吃。”

    雯雯接过杏子,在大志的手掌上写着:你要做饭吗?我饿了。

    大志看懂了:“你等着。”

    大志找了一块土质松软的地方挖了一个坑,又在附近找来些干柴,在坑里点起火来。火光过后,土坑被烧得通红,大志将地瓜放进去,然后迅速用土将地瓜盖好,接着又将收拾好的鲶鱼放在一个白菜叶上,转身回到洞里取来盐面,撒在鱼身上,然后将鱼包在白菜叶里,放在土坑上面,再用土盖好压实。

    大志拍拍手:“马上就好,看你身子虚弱,我一直没好意思问,那些人为什么要害你?”

    听大志这么一问,雯雯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大志知道碰到了雯雯的伤心处,也就不再问了。

    大志搬来块大石头放在雯雯面前:“这就是我们的饭桌,我再去弄筷子。”

    雯雯看到大志将一根柳条剥去了皮,然后折成四段,这样,两双筷子就算制成了,接着,大志将一片类似芭蕉叶的东西放在石头上。

    看到雯雯吃惊的眼神,大志说:“听我爷爷说,有一道名菜叫叫花子鸡,就是用这种方法做出来的,今天情况特殊,有空儿我给你做水煮鱼,那可是我拿手的。“

    估计差不多了,大志蹲下身来慢慢扒开土坑上面的土,热气腾腾的白菜包露了出来,大志小心翼翼地取出白菜包,放在一边,一股鱼香扑面而来。

    “闻到香味了吧?“大志看了一眼雯雯打开白菜包,一条鲜嫩的鲶鱼出现在面前。接着,又将下面滚烫的热土用木棍扒开,从里面拿出烧的外焦里嫩的地瓜。他拿起一个,剥开地瓜皮,金黄的地瓜递到了雯雯手上。

    雯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大志,先是吃了一小口,大志全神贯注看着雯雯的表情,他看到雯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脸上的伤还没好,虽然,痛苦和悲伤还没过去,但,能在这里遇见这一切,怎么能不让她高兴呢。看到雯雯吃的正香,大志只是在一旁看着,憨憨地笑。

    雯雯示意大志也吃,于是,两个人吃得狼吞虎咽。

    吃完饭,雯雯在大志手上写着:这是我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大志扶着身体虚弱的雯雯来到他的果园,大志指着身边的一片李子树说:“这是早熟品种,别看它个头不高,产量可不小,不超半个月,保证让你吃上干碗儿李子。”

    接着,大志又领着雯雯来到一片苹果树下,看得出这是大志的得意之作:“这叫红富士,苹果熟了的时候,老远都能闻到香味,到那时候,这里漫山遍野红彤彤一片,看一眼就会让你流口水……”

    大志讲得津津乐道,雯雯听得入了迷,一抬头,只见一个老太太站在了大志的背后,大志还在兴致勃勃之中,见雯雯异样的眼神,一回头,妈妈正怒气冲冲看着他。

    妈妈指着大志的鼻子质问:“我说给你介绍对象,你左一个不行,又一个不看,我还在想,就你这个头还想找个啥样的?原来在这给我留一手,告诉我她是哪家的丫头?大志啊大志,妈妈守了半辈子寡都是为了你,你却让妈不省心,这让街坊四邻知道了,你让妈的老脸往哪搁……”

    大志一听,妈妈是误会自己了,急忙说:“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让坏人追杀掉进河里,我把她救上来,那帮人找到这里,我怕她再被坏人抓住,才把她藏起来。”

    妈妈一听吓得腿直哆嗦,看着雯雯无助的目光,一向善良的妈妈心软了,上来摸了摸雯雯的脸,难过地说:“你原来是个苦命的丫头,这里不行,赶紧和大娘回家,你叫啥啊?”

    雯雯吃力地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大志在一旁解释:“妈,她叫雯雯,不能说话。”

    妈妈一愣,看了一眼大志,像是在自言自语:“是个哑巴。”

    大志对妈妈说:“我看暂时不能回咱们家,那些人能找到这来,也很有可能找到咱们家,这里离我二姨家不远,我看让雯雯先去我二姨家躲躲。”

    妈妈觉得大志说得有道理:“那好,姑娘,坐大娘的毛驴车,咱们走。”

    雯雯依依不舍和大志挥手告别,跟大娘下了山,大志一直目送她们走远。

    几天不见雯雯,大志心里空落落的,他对妈妈说:“妈,要不咱们把雯雯接回来吧,我看这阵子挺太平的。”

    “不行,这才几天啊,没准儿这帮人就在旁边看着咱们呢。”

    “雯雯现在咋样啦?”

    “放心吧,你二姨换着法给她做好吃的,我看她都胖了,我觉得这姑娘细皮嫩肉的,不像一般人,等她回来可得问个清楚。”

    正在要吃中午饭的时候,一群人闯了进了大志的家,走在前面的是衣着华丽长着一脸横肉的女人,大志一看,后面跟着的是那天见过的胖子和瘦高个。

    女人开门见山,自我介绍:“我姓洪,别人都叫我洪姐,说吧,把雯雯藏到哪里去了?有人可都看见了,你们家前两天可来了一个姑娘,告诉你们,那是我女儿,虽然不是亲的,那也总比你们近吧。老太太,你儿子要找媳妇,我保证城里黄花大姑娘你随便挑,我还能送你们一套大房子。”

    大志妈妈一听,就知道这女人是在诈自己,但,心里还是砰砰乱跳。

    大志走上前:“有啥事跟我说,别吓唬老太太!”他指着胖子说:“那天你们把我的果园糟蹋够呛,又害得我给你们带路,说给我好处,好处没给,如今又找上门儿来兴师问罪,告诉你们,知趣的话赶紧离开,不然我可报警了。”

    洪姐轻蔑地一笑:“你到城里问问,洪姐我什么时候怕过警察,你信不信,警察要来,第一个带走的就是你,因为你拐卖妇女!”

    妈妈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别说的那么难听,你四邻八乡打听打听,我们是你说的那种人吗?”

    洪姐拿出一支烟,胖子急忙拿出打火机给点上,洪姐使劲吸了一口,对大志说:“你可以选择不说,不过用不上半个钟头,你的果园就不存在了,怎么样?说了,你开价,不说,后果自负。”

    屋里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大志怒目圆睁:“你那样做是犯法的,要遭报应的!”

    洪姐脸色一沉,把烟头扔到地上,还狠狠踩了一脚,吩咐一声:“撤!”

    一帮家伙坐上汽车走了,大娘心里可没了底,看着大志说:“他们是不是去果园了?”

    大志安慰妈妈:“别害怕,我去看看。”

    当大志风风火火来到果园时,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他心爱的果树被祸祸得不成样子,有的被拦腰折断,有的被连根拔起,未成熟的果实掉落一地,此情此景,大志心疼得摧胸顿足。

    不知什么时候雯雯站在了大志面前,此时的雯雯虽然还穿着大志的迷彩服,但,脸上的伤已经痊愈,高挑的身材,白皙的面容,俊俏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哀怨。

    “你怎么来了?”大志问。

    雯雯拉过大志的手,在他的手心上写着:我放心不下,都是我害得你。

    大志摇摇头:“没事,他们只损坏了路边的果树,其他的还好。”

    雯雯又在大志的手上写着:让我们一起把它修好吧。

    从此,在山坡上,人们看到一男一女起早贪黑栽种果树,给果树施肥浇水,没过多久,一个郁郁葱葱的果园完好如初。

    大志领着雯雯来到林间的谷子地,他告诉雯雯该给谷子锄草了。正在这时,妈妈打来电话,说是订购的农药到了,让他赶紧回去取,大志告诉雯雯等他回来,雯雯点头答应着。

    看着大志一半会儿也回不来,雯雯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于是,就试着动手给谷子锄起草来。

    给谷子锄草对雯雯还是头一回,在城里她只见过韭菜,她打算给大志一个惊喜,所以她非常卖力地干着,腰酸背痛也不歇一会儿,连大志站在她身旁她都没觉察到。

    “喂,该歇歇了,你这样干会把我们家的谷子薅光的。”

    雯雯被吓了一跳,见大志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雯雯不知所措。

    大志拿着雯雯刚刚薅掉的谷子对她说:“谷子的根是圆的,绿色的,稗草的根是扁的,红色的。”

    雯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把谷子当成草给薅下来了,知道自己做了错事,雯雯自责的撅起嘴来。

    “妈妈说你非常喜欢吃我们这里的小米饭,就特意要我种了这些谷子,往年这里种的都是黄豆,我看你怎么和我妈交代。”

    雯雯急了,脱口而出:“我向大娘承认……”

    雯雯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说话了。

    正在为雯雯收拾残局的大志好像听到了什么,回头愣愣地看着雯雯。

    大志来到雯雯跟前:“是你在说话吗?”

    雯雯下意识地摇摇头。

    “我耳朵背,可能是我听错了,别担心,我妈不会生气的,那天我说要把你送回去,妈妈跟我急了,她说,城里的坏人都等着她呢,你往哪送?你救人就救到底,我看我妈是喜欢上你了。”大志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件衣服。

    雯雯看到,那时一件粉红红色的连衣裙,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她激动地将衣服拿在手里,在自己身上比试着,美滋滋地给大志看。

    “我妈妈看你一个女孩整天穿着迷彩服,就特意去城里买了这件裙子,去换上看看。”说着还背过身去。

    雯雯去了苹果树的背后,换了衣服出来,还特意让大志帮她把背后的拉链拉上。一转身,看着大志从兜里拿出一个小镜子正对着她。

    雯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看了看大志,她一把抢过镜子,将自己的头挨着大志的肩膀,这样,镜子里出现了两个人甜甜的笑脸。

    雯雯拿过大志的手,在上面写道:这镜子是你买的吧?

    大志点点头:“女孩子哪能没镜子。”

    雯雯不敢看大志热辣辣的目光,她明白大志此时在想什么,多少次她也想对大志说点什么,但,每次又都咽了回去。

    他们坐在苹果树下,雯雯望着远方若有所思。

    “想家了吧?”

    雯雯摇摇头,她拿过大志的手,在上面写道:家已经没有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大志怕雯雯再伤心,赶紧转移话题:“妈妈怕你过不惯农村的生活,说等苹果熟了的时候,卖了钱,我们就在城里买一套房子。”

    雯雯的眼泪就在眼圈里转,她深情地望着大志,将头轻轻地靠在大志的肩膀上。

    雯雯多想亲口对大志说点什么,但,她已经习惯在大志手心上写字,这次,是大志主动将手伸过来,深情地望着她。

    雯雯在大志手心上写道:苹果熟了的时候。

    大志点点头,他读懂了。

    苹果熟了时候到了。今年是个大丰收,可是大志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雯雯不见了,只给他留下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我回城里看看,别为我担心。

    大志怎么能不担心呢,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有人跟大志妈妈说:“就是你家大志老实,这要是生米煮成熟饭,还怕她跑啦。”

    妈妈嘴上起来泡,开始责怪大志:“我说让你问问,她是不是喜欢你,你就不听,这要是让坏人抓回去可咋办?”

    就在大志一筹莫展的时候,两辆大货车开进了他的果园,从车上跳下来一个人,迎着大志走过来,自我介绍:“我是大华公司的小张,你是大志先生吗?”

    大志点点头。

    “我们公司明天开庆典大会,老板给职工发福利,听说你的苹果不错,我们就来你这了。”

    大志疑惑地看着对方,又看了看车上兴致勃勃的工人。

    “人手我也给你带来了,我们老板说了,价钱你说了算,而且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着把肩上的背包递给大志:“这是十万块,你数数,你这果园我们全包了,老板说了,这些钱不够我们再加,多了就算明年的定金。”

    大志心里直打鼓,他还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主顾。

    见大志还在犹豫,小张冲着车上的工人喊了一句:“兄弟们,干活啦,水果随便吃,注意保护果树。”

    呼啦一下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整个果园沸腾了。

    大志好像想起了什么,对小张说:“你认识一个叫洪姐的吗?”

    小张笑了:“洪姐啊,知道。”

    “怎么才能找到她?”

    “明天我们大华公司庆典,她准去。”

    “真的?”大志一把拉住来人的手,他心里盘算,如果雯雯遭遇不测,一定和这个女人有关,找到她就能找到雯雯。

    第二天一大早,大志进了城,一路打听,当他来到大华公司门口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一阵震耳欲聋的礼炮过后,鼓乐齐鸣,人声鼎沸。走到近前,他看到一座非常气派的大楼,大红的地毯,大红的灯笼,大红的彩绸,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正在他愣神儿的时候,昨天去果园的小张朝他迎面走过来。

    大志急切地问:“看到洪姐了吗?”

    小张告诉大志:“今天客人多,我们老板说,一定能帮你找到,你先参加庆典。”

    正说着,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一位漂亮的女孩出现在主席台上,大志满脑子都是洪姐,加上现场嘈杂,距离有点远,女孩说的什么他基本没听清。人越聚越多,大志感到自己一下被挤到了最前面,他觉得讲话的人非常面熟,白皙的面容,高挑的身材,白皙的面容,俊俏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是那件粉红色的裙子,多么像熟透了的苹果,难道……大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女孩的声音更让他大吃一惊,是雯雯!他看到,此刻,雯雯正朝他微笑。大志心跳加速,他屏住呼吸听着雯雯在说话。

    “……那天的雨夜,坏人为了我们家的财产要害我,我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阴谋,穿着睡衣逃了出去,慌不择路掉进了河里,还没来得及呼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华公司能有今天,全都仰仗各位前辈的鼎力相助,我能死里逃生,是因为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大志先生,他不仅救了我的命,更让我懂得了人间的真善美。”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大志身上,话音未落,雯雯向他飞奔过来,一下子紧紧抱住了大志,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你的苹果熟了。”

    大志好像在梦里,他想推开雯雯,但,雯雯将他抱得更紧了,一股热泪流过她的腮边,流过大志的脸颊。

    他们的周围是一阵暴风雨般热烈的掌声。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