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让我嫁给你

作者: 郑一民  发表时间 2017-04-12 20:20:47 人气:
编辑按:
    慧慧觉得自己好像爱上哥哥了,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也不知怎么了,这些天一看到哥哥心就跳的厉害,平时总爱粘着哥哥的她,看到哥哥竟然会脸红。今天是星期天,她本以为可以睡个懒觉,可看着床头柜上自己和哥哥的合影却怎么也睡不着,从小到大哥哥照顾她的情形接二连三地浮现在她的脑海。

    小时候的慧慧就是个假小子,梳着寸头,长得比同班的男生还高,上学路上掏乌鸦窝,放学路上和男孩子摔跤,有时路见不平连高年级的同学都敢惹,为此,爸爸妈妈没少为她操心,多亏有哥哥替她打掩护,很多时候都是代她受过。一次几个男孩子合伙欺负她,她吃了亏,她一气之下竟然把领头的家里玻璃给砸了,大人找到家里,是哥哥把事情揽下来,结果哥哥挨了爸爸一顿打。好几次由于贪玩,她竟然睡在放学路上,都是哥哥把她背回家。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哥哥照顾她,宠着她。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上了高中慧慧长成了眉清目秀的大姑娘,不光学习好,还是校篮球队队长,长跑冠军,原来的那些坏习惯也不见了,走到哪里都备受关注。上高中那年,爸爸因病去世,家境一落千丈。看着妈妈终日操劳,累得驼了背,哥哥对妈妈说:“让我念职校吧,估计凭我的成绩也上不了什么好大学,我早点挣钱,既能照顾家,也能给慧慧攒点儿上大学的学费。”这一切被门外的慧慧听得真真切切,她一下子冲到妈妈面前,央求着:“别让哥哥读职校,男孩子将来要干大事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妈妈一狠心还是让哥哥读了职校,这件事在慧慧的心灵里留下及其深刻的烙印,为此,她抱着哥哥痛哭一场。

    抚摸照片上的哥哥,她感到哥哥是那么高大英俊,这张合影是哥哥到大学里看她时照的。那也是一个星期天早晨,正在睡懒觉的慧慧听到有人敲门,同寝的女生几乎同时问:“找谁呀?”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慧慧在吗?”

    慧慧一听,穿着睡衣跳下了床,一开门,她一下子愣住了,哥哥身穿一件米色西服,打着黑领结,梳着很酷的发型,简直就像一个小费翔。慧慧上去一下搂住了哥哥的脖子,这在慧慧看来就是个习惯动作,但,足以引来身后一片尖叫。

    慧慧转过身来,骄傲地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哥,亲哥的哥,够漂亮吧。”

    哥哥对还在床上的美女们点头示意,然后对慧慧说:“我们来省城施工了,今天我有时间,走,哥哥犒劳犒劳你。”

    慧慧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和哥哥出了门,临走还没忘回头做个鬼脸,结果还是引来一阵嘘声。

    见到了哥哥,慧慧别提多高兴了,美滋滋地挎着哥哥的胳膊,见着熟人就打招呼:“这是我哥。”

    “告诉哥哥,当官没?”哥哥问。

    “本来是要当学生会副主席的,可检查卫生不合格,就没当成。”慧慧撅起嘴来。

    “啥?卫生不合格?”

    “都怨你,在家时连衣服都不让我洗,到了这里我自己咋也洗不干净,气得我就塞到了床底下,时间一长,我竟然给忘了,学校组织卫生大检查给发现了,挨了通报,丢死人了。不过,学校运动会上,我一连拿了标枪、铁饼和铅球三个第一,结果我当了学生会体育部部长。”

    “哈哈,这不挺好嘛,得庆祝一下。”

    “咋庆祝?”

    “你别管了。”

    不一会儿,两个人来到了一家大商场,慧慧对橱窗里的一件白色连衣裙产生了兴趣。哥哥找来了服务员,问:“这件裙子多少钱?”

    服务员回答:“三千。”

    慧慧一咧嘴拉起哥哥就走:“哥,我想吃炒粉了。”

    “没问题,走,先去美食城。”

    美食城就坐落在商场的四楼,这里人头攒动,香味诱人。

    哥哥给慧慧找了个位置坐下,自己去了柜台,不一会儿,哥哥端着一个大托盘回来,里面不光有炒粉,还有大虾,烧牛肉,铁板鱿鱼,还有两瓶啤酒。

    慧慧馋虫都快出来了,抓起一个大虾就吃,嘴里还念念有词:“还是有哥好,今天我可以拉馋了。”说着一大块牛肉也下了肚。

    哥哥打开一瓶啤酒给慧慧倒上一杯,慧慧也没客气,一饮而尽,看着慧慧吃得满嘴流油,哥哥只是在一旁憨憨地笑。

    慧慧打了个嗝:“哥,你咋不吃?”

    “我早晨吃了,哥看着你吃。”

    “这些都给我吃?”

    “你的饭量我还不知道。你先慢慢吃,我去转转。”说着,哥哥离开了。

    慧慧今天算过足了瘾,在学校她哪敢这么吃,再说,她兜里的钱也不允许她这么个吃法。

    慧慧吃的差不多了,哥哥也回来了,而且手里拎着一个精美的手袋,慧慧好像猜到了什么。

    哥哥慢慢打开手袋,橱窗里那件漂亮的连衣裙展现在慧慧面前。

    “哥,你……这可是你一个月的工资啊!”

    哥哥笑了:“慧慧高兴,我加几个班的事,哥哥浑身都是力气,我感到这件衣服就是为你做的,去洗手间换上让哥看看。”

    慧慧的眼泪就在眼圈里转,她顺从地拿起衣服,在哥哥目光的护送下去了洗手间。

    不一会儿,洗手间的门开了,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孩出现在众人面前,立刻引来无数惊叹的目光,洁白的裙子,白得动人,高贵素雅,胸前一朵嫩绿的小花,绽放青春的气息,衬托着慧慧那张粉嫩而俊俏的脸,洋溢着无限的妩媚。哥哥迎了上去,慧慧重新跨上哥哥的胳膊,他们俨然一对情侣,向明媚的春光走去。

    一个小女孩看得出了神,对妈妈说:“新娘子好漂亮啊。”

    慧慧将哥哥的胳膊挎得更紧了,她悄声对哥哥说:“等我结婚那天就穿这件衣服。”

    “哈哈,看来这衣服买的值了。”

    “哥,你说我将来能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吗?”

    “我?有那么好吗?”

    “就好!你善良,体贴人,能干,又漂亮。”

    “就这?”

    “这就足够了,你要不是我亲哥,我就嫁给你。”

    哥哥的身体微微一颤。

    回忆是幸福的,回忆是甜蜜的,慧慧甚至都痴痴地笑出声来,连哥哥扎着围裙端着饭菜出现在她的身边她都不觉得。

    “该吃饭了,傻丫头,想意中人啦?”哥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慧慧脸忽地一下通红,把头埋在怀里。

    哥哥笑了:“嘿!还知道害羞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哈哈,你终于长大了。”哥哥坐在慧慧身边,帮她梳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谈恋爱是女孩子最甜蜜的事,跟哥哥说说,是你银行的那个大刘,还是政府的小何?其实,我觉得那个大刘不错,一表人才,斯斯文文,像个学者,还懂照顾人。不是哥哥说你,你长得漂亮不假,可追求你的小伙子也不赖啊,你一个不看,两个相不中,你跟哥说到底想找啥样的?”

    慧慧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哥哥,突然冒出一句:“我就找像哥哥这样的。”

    哥哥赶紧拦住她:“看你说的,我穷工人一个,整天一身臭汗。我估计,你要找我这样的,都没人敢要你。”

    慧慧撅着嘴:“没人要拉倒,我就跟哥哥过一辈子。”

    “越说越不像话,告诉你,你赶紧嫁人,给我腾出地方我还要结婚呢。”

    慧慧一下搂住哥哥的脖子:“哥,你别赶我走,我有一个办法,咱俩都不用找对象了。”

    哥哥推开慧慧,看着她:“你这脑袋瓜子又想出啥稀奇古怪的办法了?”

    慧慧噘着嘴:“是我昨晚上做的一个梦,你可别笑我啊。”说着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快说。”

    “我梦见我结婚了,穿着你给我买的那件白裙子,戴着遮阳帽,一个人穿着米色的西服,打着黑领结,拉着我的手走进了教堂……”慧慧停下来,深情地看着哥哥。

    “快说,那个人是谁,我着急。”

    “那个人,就是你。”慧慧笑嘻嘻地指着哥哥的鼻子。

    “啊?”哥哥一下蹦起来:“这样的梦,只有你能做出来!”

    哥哥一眼看到慧慧枕头边上的核桃:“我的核桃怎么在你这?”

    “我昨天想妈妈了,睡觉前就拿来放在枕边,我想用这种办法梦见妈妈,没想到梦见你了。”

    哥哥一把将核桃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生怕碰坏了似的,那是妈妈留给他的唯一的遗物,妈妈临终前亲手交到他手上,想妈妈的时候他就拿在手上,和妈妈说说话,时间久了,核桃都变成酱红色,像是有了灵性。哥哥小心翼翼地把核桃揣进兜里,慧慧嘴里嘟囔着:“抠门儿。”

    正说这,忽听有人敲门,哥哥用手指着慧慧的鼻子:“等有时间再跟你算账。”说着,就去开门了。

    门开了,是西装革履的大刘,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哥哥赶紧把大刘让进来,大声喊着慧慧:“大刘来了!”

    慧慧赶紧迎出来,一下想起来自己还没洗脸,双手捂着脸跑进洗手间,回头给大刘做个鬼脸:“等我洗洗脸。”

    哥哥在一旁帮着打圆场:“她就这么个人,有客人来也不知道早点收拾收拾。”

    哥哥去倒茶了,慧慧洗了两把脸就跑了出来:“大刘,你干嘛来这么早?我还没吃饭呢。”

    “我们不说好的出去吃早餐吗?”

    “你说过吗?”

    “看你这记性。”

    “我可能老了,这些天总是丢三落四的。”

    “不害羞,才多大,我没猜错的话,家务活都是哥哥在做。”

    “你看出来了?我哥哥可是个好男人,家务活啥都会,上中学前还给我梳头呢。”

    “看得出来,你和你哥哥的感情特别深。”

    “那当然,听我妈说,小时候只有摸着我哥的鼻子才能睡着觉,我哥哥这辈子为我做的事,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要不是我亲哥,我就嫁给他。”

    “我赞成。”

    “行,这才是好哥们儿。”

    哥哥端着茶过来:“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大刘,我妹妹就这么个人,心直口快,心里有事搁不住,你别介意啊,可有一样,她心肠好,有一次上学路上把兜里的钱都给了要饭的了,自己饿了一天肚子。”

    大刘笑了:“我们行里的人都喜欢她,都把她当小妹妹看待。”

    慧慧不乐意了:“还小妹妹,我比你也小不了多少,你不是要我请我吃早餐吗,走吧,再唠该吃中午饭了。”

    哥哥忙说:“对,早晨空气好,你们顺便走走。”

    看着妹妹远去的背影,哥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知道,大刘是留洋的博士,父亲是市里的领导,慧慧和他又是同事,彼此了解,而且看得出是大刘主动追求的她,慧慧要嫁给这么一个人,他也就放心了。

    在哥哥的再三催促下,慧慧的婚事总算定下来了,但慧慧还是心事重重的,她对哥哥说:“哥,再过几天我走了,你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要不我跟大刘说说你跟我去得了。”

    “又说傻话,我又不老,也不小,就凭你哥这模样还愁找不着对象。”

    “哥,我想今晚跟你住,还想捏你鼻子。”

    “那可不成,你不说我这鼻子像费翔吗,你给我捏坏了,我可没地方配去。”

    “真抠门儿,那,你给我梳梳头吧。”

    “行,等着。”

    不一会儿,哥哥把水烧好了,他用手试了试水温,慧慧已经把头发散开,像乌云的瀑布荡漾在温润的湖面,慧慧分明能感到哥哥的手在抖动,就是这双手领着她即将走完了少女的历程,她感到了温暖的佑护,心灵的洗涤,不知不觉,慧慧的视线模糊了。

    梳洗完毕,哥哥端上来自己亲手做的饭菜,慧慧好像想起了什么,说了声:“等等。”就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不一会儿,慧慧穿着那件洁白的连衣裙站在哥哥眼前,柔和的灯光下,慧慧显得那样娇媚,就像一个美丽的新娘,楚楚动人。

    “哥,我不想穿婚纱,我就穿我现在这件咋样?”

    “这怎么行,这衣服都旧了,再说,结婚是多么庄重的时刻,可不能任性。”

    “大刘肯定能同意。”

    “不行,听哥哥一次,要是爸爸妈妈在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提起爸爸妈妈,慧慧鼻子里一阵发酸,哥哥看出慧慧的心思,又找来了两付碗筷,放在桌子边,还觉得少了什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妈妈留给他的那两个核桃也放在桌子上,这样一家人就团圆了。

    哥哥显然有些激动:“我们今天说的话,爸爸妈妈都能听见。”

    慧慧有些哽咽:“爸爸妈妈,你们没有看到女儿出嫁的这一天,你们放心吧,哥哥都为我准备好了,这些年,都是哥哥照顾我,如今,我不是小孩子了,今后的路要自己走,只是担心哥哥一个会很孤单……”

    “爸爸妈妈,大刘是个好小伙子,把慧慧交给他你们就放心吧。”哥哥一口将整瓶的啤酒喝了。

    慧慧还很少见哥哥这么喝酒:“哥,你的酒量不行,我不在你可不能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喝醉了,这家里又是气,又是电的,我可不放心。”

    “到了人家,可要……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矜持,你都说了好几遍了,大刘说让我随便。”

    “新媳妇,可……不能随便,想喝酒回家来喝,哥陪你,可不能在人家喝大酒,另外,以后的衣服得自己洗,可不能等着人家伺候,有时间多到厨房干点活。”

    “人家有保姆,大刘说了,啥都不让我干。”

    “咳,都怪哥把你惯坏了。”

    “大刘说了,这叫傻人有傻福。”

    哥哥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不能不醉,慧慧能有一个好的归宿,他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慧慧扶着哥哥到床上去,一不小心把一个核桃碰掉了地上,核桃立刻摔成了两半,等慧慧回过身来捡起核桃一看,竟然发现核桃中间有一个纸团,她觉得奇怪,小心翼翼取出纸团,那是一张泛黄的纸,展开后,慧慧认出来,那是妈妈久违的字迹——

    慧慧,我的好女儿!这个故事本来早应该讲给你听,你哥他不让,他说,你是个阳光的女孩,不想让你心里有任何阴影。

    那是二十年前冬天一个寒冷的早晨,我让你哥去街上买块豆腐,等了半天,你哥挎着一个篮子回来,上面还盖着一条小棉被,我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我打开棉被一看,里面一个婴儿正冻得发抖,好像已经没有了哭的力气,我和你爸把你哥一顿数落,我们还试图在篮子里找到一张纸条之类的东西,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救孩子要紧,我们想尽了办法给她喂吃的,可孩子就是不吃东西,找来了大夫,大夫直摇头,可能是因为孩子在外面冻得太久,直到后半夜孩子还是没了呼吸,你爸一看孩子实在是不行了,就忍痛把她放在了门外,我觉得这孩子命苦,还哭了好一阵子。天快要亮的时候,我看到你哥哥怀里抱着一个什么东西进来,我问他是什么?他说,孩子好像还活着,而且,他把孩子紧贴在自己的怀里,他是想用自己的体温让孩子暖和过来,我们怎么劝他放下来他都不肯,没想到,没过多时,随着“哇”的一声哭泣,孩子居然活了过来。从此,我们家就多了个公主,你哥给她取名叫慧慧……

    慧慧再也念不下去了,心快跳到了嗓子眼儿,那个在哥哥怀里死里逃生的孩子不就是自己吗?泪水从她那俊俏的脸颊上哗哗地流下来,时间仿佛凝固了,终于,她不顾一切地扑向了哥哥,伏在哥哥的背上痛哭失声,嘴里叨念着:“哥呀,哥,慧慧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没有你,哪有慧慧,哥!让我嫁给你吧!”

    慧慧将哥哥紧紧搂在怀里。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